欢迎来到电影港,我们因为电影而相聚!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www.dywzb.com。

《墨雨云间》萧蘅早就爱上姜梨了 唤她阿狸教她射箭为她冒险试毒蜘蛛

2024-06-07 15:29:41

阅览量: 2.11万

墨雨云间》萧蘅早就爱上姜梨了,唤她阿狸教她射箭为她冒险试毒蜘蛛

在小说里,萧蘅这个人,平生最喜欢三件事。赏花,听戏,穿红衣。

尤其是听戏,剧里处处都是痕迹。

京城里的名角儿“小桃红”,是萧蘅捧出来的。而那些伶人大家们,也都以得到萧蘅的一句点评为荣。

在薛狸以姜梨的身份返回京城时,萧蘅就说出“既然她想唱戏,那我就把她捧成角儿”的话。

原著里,萧蘅的父亲萧暝寒是金吾将军,模样英俊,能力出众。深得先皇重用,被封为肃国公。

那时候京城里的少女,都纷纷将萧暝寒当做自己的春闺梦里人。

但这样一个前途可期的少年将军,人人艳羡的国公爷,却偏偏喜欢上了身为罪臣之女,又沦落风尘的虞红叶。

不光喜欢,还大大方方的迎为正妻。

俩人婚后一年,就有了萧蘅。

但这所有的美好,都因为太后的嫉妒给毁了。她嫉妒虞红叶卑贱之躯,却能得萧暝寒爱重,夫妇和睦,爱子绕膝。

而自己出身高贵,先是年少时与昭德将军爱而不得。虽入宫为后,却又不受皇帝爱重。唯一的儿子,还突发急症殁了。

她喜欢昭德将军,却不能长相厮守,俩人只能私底下偷情。

这种极大的反差感,深深地刺痛了太后。为了毁掉虞红叶,她故意让对方撞破自己偷情,逼着昭德将军灭口。

而昭德将军为了不让萧家人深究虞红叶的死因,更是以一种极其羞辱的方式,毁了虞红叶。

让她失了清白,衣衫不整,又满身伤痕的死在了肃国公门口。

这是萧家的第一痛。

为了查明妻子死因,萧暝寒被视为手足的昭德将军算计,被弓箭手围剿,身中剧毒,昏睡多年。

这是萧家的第二痛。

为了给父亲解毒,萧蘅寻来各种各样艳丽的花朵。因为越是好看的花儿,毒性就越强。司徒九月说只有以毒攻毒,萧暝寒才有一线生机。

但三年前,萧蘅亲手将毒药喂入父亲的口中,奇迹却没有发生。他没了父亲,还是萧蘅亲手断送的。

这是萧家的第三痛。

惨案发生的时候,肃国公府人丁凋零,只余一个年近花甲的萧老将军,还有一个弱稚孩童萧蘅。

萧蘅的前半生,一直活在痛苦里。

这种痛苦,经常让他分不清是梦魇还是现实。他喜欢看戏,何尝不是希望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戏台上的故事。

或许他每次看悲剧时,也都在期待一个奇迹出现,渴望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结局。这样子看戏看多了,看谁都像是戏台上的角儿。

而萧蘅他自己,就是一个冷漠的过客——喜欢看戏却从不入戏。

所以,在街上看到沈玉容端着深情人设,为死去的薛狸扶灵时,萧蘅明知道沈玉容是做戏,却看破不说破。

所以,在贞女堂罪犯挟持姜梨逼迫萧蘅时,萧蘅却丝毫不在意,反倒对罪犯步步紧逼。

看懂了萧蘅的人物内核,再来看他与姜梨的这些羁绊,就都很好理解了。

薛狸一个已死之人,却以另外一种身份出现在贞女堂。这种荒诞,不正是萧蘅看悲剧时期待出现的奇迹吗?

而姜梨的那句“我唱戏给你看”,更像是一剂强心针,打在了萧蘅的心上。

也正因为如此,萧蘅才会明知道姜梨是在利用自己回到京城时,却还是甘愿被利用。

但这时候的萧蘅看待姜梨,是真的只如同看戏台上一个角儿一般,就因为觉得有意思,想看她继续唱下去,所以才会用国公府半副仪仗为她做配。

相关资讯:
热门资讯: